CORA

灣家人類 嗯 有事沒事畫個畫的懶人
手繪黨 電繪摸索中
謝謝關注😂😂

「遇上你了。」

「既然你都這麼說了,那就不要再離開我了吧」

沒什麼,只是有些話

大概從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明白了吧,她不可能成為我生命中的那個人,不管怎麼努力,她始終都是那個無法高攀的女人。

那個她。

該怎麼講呢,幸福感?還是只不過是自己的踰越感罷了,總是認為自己擁有那個能力去改變她,去得到。人們總是望著她的背影,在背後默默的談論著,不管是正向負向。她似乎永遠都不會去在意這些,反而是我,總是會為她感到憤怒。

為什麼,妳總是要當承受攻擊的那方?

我想要,為你承受攻擊啊。

你真無聊。妳總是這麼回答我,拉著我的手往外跑。似乎是為了要逃離什麼似的。

拉著我的這雙手到底算什麼呢?明明什麼也不是。看著妳哭泣的表情,我也只能把卡在喉嚨裏的問句吞回肚裡了吧。

很痛苦的喔,妳也知道吧。

妳的雙眼裡似乎永遠存在著一種我看不懂的情緒,想去了解,那雙手卻總是被你阻止。

不行的喔。妳笑著,帶著悲傷。拜託,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。

似乎沒有人進入過妳的內心深處,只知道妳似乎永遠都在追尋著什麼,妳的理想嗎?或只不過是平靜?

妳什麼時候,才能夠真正休息,去做自己。

與妳接吻,妳的眼睛總是睜開的,為什麼會是睜開的呢?雙唇交疊,分離。因為感覺我一閉上眼睛,你就會馬上離開我啊,妳總是哭著這麼說。

別離開我,那才是我該講的吧,明明事實不是這樣的。

那段時間是朦朧的,回想起來,才發現是多麽的不真實。一起散步,一起聊天,一起入眠···似乎不管做什麼,彼此的存在是必然的。戀愛?能這麼講嗎?

也許就是因為這樣,才不真實吧。

習慣了枕邊的溫度,妳的香味,聲音,頭髮佛過臉頰的感覺。

也許就是因為這樣,妳的離開才會帶給我如此痛苦的打擊吧。

就是因為這樣,才會讓我有能夠擁有妳的錯覺吧。

我愛過你。妳離開的時候,是這麼說的。始終,都沒有看過我的臉。為什麼不敢看我,給我直視我的眼睛啊,可惡。脫口而出,明明是不應該說出口的呢。

霸道的吻,大概也是有它的作用在吧。妳哭了,然而我什麼都做不了。

對不起。妳的淚裡似乎隱藏了什麼。

抱著她。想哭的人應該是我吧,混蛋。

幾乎沒有再聽到妳的消息了呢,分開了之後。恩?還是自己不願去面對呢?朋友們依舊,是自己變頹廢了吧。生活似乎是被粗暴的捲亂了一番。

你再這樣下去會死的喔。他們用著冷酷的語氣說著。

啊啊,說不定死了還比較乾脆呢。

就不會這麼痛苦了,是吧。

多年後的那通電話,妳究竟是用著怎麼樣的表情去打的呢?

啊,她的聲音還是依舊呢,令人淪陷。

一瞬間,我似乎看見了以前,那個我們曾經一起看的風景。

那通電話,就像是一巴掌,把我從那混濁的生活中打醒。

如同電話裡那略為沙啞的嗓音,這幾年間,妳似乎都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。

還是一樣美,令人屏息。

唯一改變的,大概就只有站在妳身後的那個男人,和妳手上的那枚戒指吧。

沒想到你真的會答應呢。妳笑著,是錯覺嗎,在一瞬間,妳似乎露出了十分悲傷的表情,我可以猜測那是因為我而露出的嗎?

或許妳其實是不希望我答應的呢?

他牽住妳的手,將妳從我身旁帶過。

香味蔓延,就跟妳的名字一樣。

妳落淚,回頭看了我一眼。我只能站在原處,看著你隨著他離去。

你後悔嗎?最後,我似乎從妳的眼神中看到了這句話。

啊啊,這樣就好了吧。

無法得到妳,從遇見你的瞬間我就知道這個事實了。

因為妳始終都是那個妳。

所以就讓我永遠站在妳身後吧,為你阻擋所有的攻擊,所有的劍矛。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吧,就跟以前一樣。

不求妳看見我,因為這是我自願的。

不過總有一天我會站在妳面前,為妳抹去臉頰上的淚水,將妳擁入懷中。

辛苦了。我會這麼說。

吻著妳的雙唇,

我愛你。


-
文渣拜請各位(跪
其實有在暗示某人,不過應該沒人會知道⋯(汗